59都市小说,59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夜生活 > 本文内容

方晟白翎全文免费阅读{官场争锋}

发布时间:2020-03-23

www.59duanwen.com 59短文,TXT小说,小说文章~

“我晚上不吃东西,保持体形是很辛苦的……要不我陪你吃一点吧。”

这一刻她才象有真情实感、可爱而稚嫩的邻家女孩。

吃饭的时候,她问了些材料需要的细节。宣传部并没有考虑把他树为典型大张旗鼓宣传,而是在一篇探讨大学生村官在人材培养定位的理论文章中,以方晟作为例子,阐述村官经历的重要性,因此要了解他在方塘村工作生活的情况。

等他差不多吃完,赵尧尧也收起笔记本,道:“暂时就这些,后面有不明白的打你电话。”

“随时欢迎。”

他漱了漱口,又喝了龙井茶,正待称赞“好茶”,不料她接下来一句话让他差点呛着。

“你跟小容有两年之约?”

方晟苦笑:“你们……真是无话不谈啊,连这个都说。”

“快到两年了吧?”

“这件事说来话长……”

“你慢慢说,今晚时间很长。”烛光下她的脸庞被映得红扑扑,别有一种妩媚的风情。

大四上学期,方晟和周小容就为毕业后的去向发愁。周小容父亲周军威是碧江省财政厅常务副厅长,位高权重。他也见过方晟,虽没明确表态,言语间也有赞许之意,并隐隐暗示如果方晟到碧江省发展,以后升到处级没问题。

“不是很好吗?为何放弃?”赵尧尧问。

方晟笑了笑:“要是我真那样,就不是周小容喜欢的方晟,而且我觉得把自己的前程跟某个人捆在一起并非好事……”

当时方家还面临更烦恼的选择——方华研究生毕业了,由于考博、考公务员均告失败,又不愿到企业,只能靠父母想办法。方池宗是营级干部退伍,按惯例到地方工作不挂实职,只享受正科待遇,他的一班战友虽然都热心帮忙,但官场自有官场的生态,科级干部活动的天花板顶多到厅级,再高就够不着了。因此奔波辗转了大半年,最终战友们的答复是两个儿子只能保一个,另一个过几年再想办法。

方池宗只能做方晟的思想工作,一来他的传统思想认为长子为大,这种机会当然先给方华,二来女朋友任树红通过公务员考试去了团委,任家坚持等方华的工作确定下来才结婚。

方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有肖兰轻声嘀咕了一句“研究生总比本科好找工作”。没人理她,方家的事都是方池宗说了算,结果方华在战友们的推动下,通过内部考试以事业编制进入药监局执法大队

这一来事情麻烦了。本来方晟工作顺利的话,周小容可以央求父亲动用关系留下,但同时安排两个人工作,周军威毕竟在外省鞭长莫及,无奈之下周小容不得不按父亲的意思回了碧江省会碧江市。可以想象,在做出选择期间两人无数次吵架、冷战、流泪……

眼看工作迟迟没有落实,方晟内心也无比焦急,当时正好有十个县市到大学招大学生村官,一半是赌气,一半是心慌,遂一咬牙报了名,然后简单地通过笔试——报名的大学生并不多,基本上报名就能录用,最后分到黄海县方塘村。

毕业分离在即,两人认真进行了一次长谈,最终达成两年之约:两年内方晟能回省城工作,周小容就设法从碧江省过来;如果回不了省城,方晟有两个选择,一是到碧江省工作,一切由周军威安排,一是果断分手。

听到这里赵尧尧若有所思:“难怪小容对两年之约看得很重……眼下只剩五个月,有办法回省城?”

方晟叹息道:“我相信奇迹,但奇迹不会总降临到我身上。”

“不能回,你怎么选择?”

“要是考虑去碧江省,当初就答应小容了,何必绕一大圈?”

“嗯。”

这时烛光跳动,赵尧尧拿牙签轻轻拨动烛芯,俏丽的脸庞,纤长的手指,动人的眼眸,烛光下脸上淡淡的带着光晕的茸毛,方晟脑海里不觉闪出诗句:

明朝斗草多应喜,翦得灯花自扫眉。

赵尧尧感觉到他的目光,有些害羞地垂下眼睑,一时间脸颊竟有些发烫。包厢里寂然无声,偶尔灯花发出“卟卟卟”的声音。

见气氛尴尬,方晟笑道:“你一口气问我那么多,轮到我提问了,不准不回答。第一个问题,有没有男朋友?”

她毫不犹豫摇摇头。

“为什么到黄海工作?想回省城吗?”

她右手转动杯子,好一会儿才说:“难说,要看机遇。”

深深吸了口气,方晟说:“可能你会不高兴,但我必须要提,关于我爸……”

“我真的生气了!”

她虽这么说,嘴角却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岔开话题道,“我有个大学同学也在碧江工作,前两天告诉我一件事……”

方晟心一跳:“什么?”

“她说小容最近很忙。”

“她在文化局文物事业处,又不参与文化稽查,忙什么?”

赵尧尧没吱声,轻轻喝了口茶,道:“这周你俩有没有联系?”

这一问方晟才想起来,从周一开始因为韩书记突然袭击,之后几天一方面心乱如麻,不时与朱正阳商量对策应对黄有国的报复,另一方面紧张地思考振峰紫菜厂的改制方案,倒忘了与周小容联系。

不过奇怪的是周小容也没有主动发短信,或在QQ上打招呼,电话更不用提。

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方晟感到无由来的心慌。

虽然他不敢奢望奇迹发生,但内心深处还是渴望能在两年之约期限前调回省城,和周小容相聚、结婚、生子,两人甜甜蜜蜜长相厮守。

“给她打电话吧,提拔副镇长也是大事。”赵尧尧说。

接下来又闲聊了些当年大学生活,主要是方晟说,赵尧尧听,不知不觉将近十二点钟。两人都意识到太晚——对不是恋爱关系的两个单身男女来说,聊到这个时间点似乎有点暧昧,急忙起身离开。

这时灯花跳跃,加之两人离座带起了一股风,蜡烛连闪数下居然熄掉了,包厢里漆黑一片。

方晟没想到用手机荧光照明,奇怪的是赵尧尧同样如此,黑暗两人的手自自然然拉到一起,摸索着过去开门。

她的手滑腻细巧,而且软得出奇,仿佛能够无休止用力握到更紧,这瞬间方晟突然明白什么叫柔若无骨。她没有抗拒,任由他紧紧握着,甚至还微微朝他身体靠了靠。

打开门,远处拐角有服务员快步迎过来,几乎是同时她微微一挣,小手象小鱼儿似的从他手掌滑出去。

送她回小区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既不知说什么才好,又怕破坏难得的默契。一直抵达她住的那幢楼楼道前,她低低说“再见”,然后飞快地进去。

方晟出神地望着她的背景,突然觉得她的腰似乎比周小容的细一点。

罪过,罪过!

方晟轻轻自刮一个耳光,暗骂自己不是东西。

傍晚来的时候方晟在小区不远处快捷酒店订了房间,步行过去大概十多分钟。他边走边想赵尧尧突然提醒周小容忙的原因,莫非在暗示什么?联想到她连两年之约都知道,感觉她俩交流的内容比自己猜想的还要深入。

出了小区,穿过马路到对面巷子,再走几分钟就能看到快捷酒店前的霓虹灯。突地右侧小巷子里蹿出三条黑影,正好将他包围在中间。

为首汉子声音嘶哑:“方镇长泡妞真有两手,让咱哥几个吹了四个多小时冷风。”

他们在暗中监视赵尧尧!

方晟镇定地说:“你们想干什么?附近就有110警车。”

左侧汉子不屑一顾:“少来了,这里可不是三滩镇!”

右侧汉子狞笑:“到这里死也是白死!”

“少说废话!”为首汉子手一挥,“有人托我稍句话,让你以后不准跟赵小姐来往,否则,嘿嘿嘿,后果很可怕。”

“可怕到什么程度?”方晟反问。

为首汉子听出他话音中奚落,也不动怒,道:“咱哥几个肯定要拿出点真本领,不然岂不让方镇长小瞧?”

“对,”左侧汉子呼应道,“人家叫在脸上划两道,我觉得还是划三道好,咱们不是三个人嘛,一人一刀。”

听到这里方晟已猜到他们不是吓唬人,而是要动真格,十分懊恼没将严华杰的手机号设为紧急联系人,这会儿拨号都来不及。

为首汉子正对着方晟,见他右手伸向口袋欲拿手机,当即亮出匕首大踏步上前。方晟下意识往后退,不料正好中了他们的道儿。

他们三人长期配合打架斗殴,实战经验丰富异常,刚才由为首汉子亮匕首吸引对方注意,真正动手的却是右侧汉子!

只见人影一闪,右侧汉子悄无声息冲过去,狠狠一脚踹在方晟腰间,方晟猝不及防,跄踉倒地,紧接着为首汉子一脚踩在他脸颊上,冷冷道:

“方镇长,三刀是划在左脸还是右脸?或者左二右一,还是左一右二?”

方晟一咬牙抱着他的脚奋力一扭,那厮腿脚上真有些功夫,如铁柱般撼然不动,目光一冷,挥动匕首直刺向方晟!

完了!方晟暗叹一声。

谁知匕首到了半路却被一只手截住……

方晟已闭上眼等待冰凉的匕首落下,谁知匕首却没落下,却是半道被一只手截住,然后捏住为首汉子手腕一捏一转,轻松夺去匕首,反手往他肩窝里一扎!

匕首齐根没入,“啊——”为首汉子发出疯狂的惨叫!

右侧汉子抬步飞铲,被来人单手捉住脚踝,另一只手化掌为刀凌厉下劈,“格嚓”,骨关节发出令人牙酸的折断,他也惨叫着在地上打滚。左侧汉子见势头不妙转身就跑,来人凌空跃起连续在他背后踢了两脚,汉子收势不住向前冲了六七步,一头撞到电线杆上头破血流,当场昏倒过去。

从截住匕首到三人重伤倒地,兔起鹘落间不过五六秒钟,等方晟睁开眼时只见到傲然站在面前的白翎。

“是你?”方晟吃惊道,赶紧起身四下打量,“那三个人呢?”随即看到滚的滚,哼的哼,还有一个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

白翎道:“这次救你一命,跟上次的事扯平了。”

关于她,之前方晟请朱正阳等人打听过,知道她并非黄海公安局警察,而是省厅十处驻黄海的办案小组,但不知具体办什么案,身份挺神秘。

方晟情知她不会凌晨时分无缘无故出现,肯定另有内情,遂道:“现在怎么处理?”

“别管他们了,我有事找你,” 白翎顺手一指不远处的快捷酒店,“这儿不方便细谈,到你房间再说。”

“你怎么知道我住那儿?”

“登录酒店的入住登记系统,一查就知道了,快走!”

方晟呲牙咧嘴扶着腰——刚才一下被踹得不轻,一步三摇来到快捷酒店门前,白翎皱下眉,道:

“能不能别这样,让人看了误会。”

方晟一愣,随即想起深夜时分孤男寡女在一块儿,男的一付肾虚的样子,的确令人浮想联翩,松开手勉强走了两步,摇摇头说:“不行,太疼了。”

“哼!”

白翎不得不上前撑住他的腰,将他左手搭在自己腰间,轻声道:“不准真搂啊,否则刚才三个人就是你的下场!”

方晟哭笑不得:“我这样子还能有什么想法?”

两人搂抱着以十分亲密的姿势通过酒店前台,前台小姐见怪不怪,熟视无睹。

尽管只是浮在上面不敢用力,方晟还是感觉她腰间的温热和弹性,而且非常非常软,软得就象赵尧尧的手……

老天!

今天莫非撞了桃花运,一个晚上和两个漂亮女孩亲密接触,这不,都跑到房间里来了。当然了,对于自己的魅力,方晟有冷静而客观的认识:身高一米七八,比普通男孩是高一点点,但在校篮球队都打不上候补;相貌嘛,用周小容的话是“中人之姿”,皮肤偏黑,就是一对堂堂正正的浓眉尚有可取之处。综合评价中等偏上,但还不至于令女孩子一见倾心便要以身相许的程度。

白翎肯定出于某个原因才找他,而且跟刚才三个汉子一样也在附近守了很长时间,换而言之如果自我陶醉以为美女主动投怀送抱且有所企图,今夜重伤人数将达到四个。

进了房间反锁好门,方晟笑道:“白小姐不会也在附近等了几个小时吧?”

白翎冷冷道:“别得瑟,那个赵尧尧……离她远点!”

“为什么?”

“时间不早,说正事吧,”她似乎不愿过多谈论赵尧尧,“你是分管经济副镇长,明后天帮我调查三滩镇一个人——他的全部情况,包括工作经历、身世背景、社会关系、风闻评价等等,越细越好。”

“谁?”

“关于风正饲料厂,你了解多少?”

方晟道:“它的前身是县属国营企业,改制后由黄海县第一大户秦丰集团控股,原来效益一般,六年前与梧湘市的双涂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此后百分之九十的订单都来自双涂,效益突飞猛进,去年又引进两条德国最新生产线,生产规模扩大百分之二十七,可惜它注册地在县城,除了帮三滩镇解决一点就业外没有任何好处。”

“有两下子,难怪破格提拔,”白翎夸道,“你要调查的人叫余少宾。”

“财务总监?”

“是的,反正你是镇长,随便用什么方法打听,但要注意保密,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三滩镇那么多干部,为何偏偏找我?”

白翎哼了一声:“你是外地人,跟三滩镇各方利益都没瓜葛,提醒你啊,风正的水很深,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方晟道:“既然这样,我凭什么以身涉险?”

白翎突然凑近他,两张脸相距不足十寸,他能清晰地闻到她鼻息间淡淡的香气。只听她一字一顿道:

“救你一命还不够?”

方晟苦笑:“你刚刚才说抵上次的事……要不是看到你下手那么狠,真怀疑是刻意安排的一幕戏。”

她退回椅子上,指着他说:“实话告诉你,你因为赵尧尧惹了个大麻烦,今夜那三个家伙不过是开胃小菜,重头戏还在后头,这样吧,作为补偿我承诺负责你在县城的安全,怎么样?”

“你不怕那个大麻烦?”

她冷笑道:“他们要惹恼了我才是大麻烦……那就这样,我走了。”

见她说走就走,方晟一怔,道:“慢着,你,我还不知道你的手机号,到时怎么联系?”

“我打电话找你。”

夜里方晟睡得很不踏实,梦里一会儿和周小容依偎在一起,深情款款相互喂冷饮,一会儿坐在赵尧尧车里,看她疯狂地飙车,一会儿则是白翎拳打脚踢的血腥场面,最后突然跳出父亲愤怒的模样,指着自己的鼻子骂道:

“不准三心二意,赶紧回省城和小容结婚!”

惊醒后一看时间才凌晨五点多钟,夜里只睡了不到四小时,可躺着怎么也睡不着,回想昨夜从温馨浪漫的烛光夜谈,到鲜血淋漓的打斗场景,好像亲身参与拍摄了一场惊悚电影。

方晟索性起床,沿着马路慢跑了两圈,途经昨夜打斗的地方,重伤的三人自然已经不见踪迹,地面也清扫得干干净净,一点血迹都没有,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越是掩饰得巧妙,方晟心头越是沉重,更加相信白翎不是出言恫吓,确实有股黑势力因为赵尧尧瞄上了自己。

可是,这真的很冤枉!

想来想去,他还是发了短信给赵尧尧:昨夜发现有人暗中盯梢你,请注意安全,特别是晚上!

她很快回了两个字:谢谢。

黄海县城很小,基本格局呈井字型,横纵各两条路,县机关大院就处于井字中间,以它为起点到县城任意一个角落步行都不超过一小时。会议时间是上午八点半,方晟在街上溜达到八点十点才进了大院。

会议还没开始,韩书记先给所有人来了个下马威:纪委凡书记亲自点名,迟到者十分钟之内的一律沿墙站在会场两边,超过十分钟的站在会场外反省,等散会后到纪委报到,脱岗学习半个月,考试合格后才能回原单位。

会议由县长童彪主持,说了几句开场白就吩咐工作人员播放照片,即韩书记在海佑镇突击检查中暴露的种种场面,当一张张照片被放大后缓慢、反复呈现于众人面前时,绝大多数干部直冒冷汗。

上班打瞌睡、修剪盆景、上网玩游戏、聊天、看报纸,甚至脱岗到浴城洗澡,在座科级干部有几个不沾两三样?所幸没被韩书记活捉而已。今早最新消息是昨天下午上班前五分钟,韩书记悄悄坐在大院传达室里,会同县委办、纪委等方面领导坐等迟到者,结果抓到十五个倒霉鬼,据说要严厉处理,风声传出后各部门领导赶紧通知没到班的索性在家歇着,考勤表上统一标注“下基层检查工作”,免得撞到枪口上,领导们脸上也无光。

纪委拿出初步处理意见,据说韩书记早上上班后看了很不满意,退回再拟,因此十五个倒霉鬼避免再在大会上丢一次脸。

“今天的大会就是整风会,是抓纪律、促作风、树形象的会,”韩书记开宗明义道,接着声色俱厉宣布了一系列明查暗访措施,警告干部们不要存侥幸心理,不要逆势而为,不要对抗组织,不要私下擅发议论诋毁县领导,并且强调整风不会一阵风,县里会长抓不懈,净化干部队伍,清理平庸无能者、欺上瞒下者、贪污腐化者、营私舞弊者、阻碍发展者,“我不希望看到但很有可能发生,那就是今天在座的各位当中有人要被踢出领导岗位,降职降级处分,甚至受到党纪国法严惩!”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干部均寒若惊蝉,前两次闪电战表明韩书记决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动真格的,可以预见在将来某个时候会有一大批干部倒下。

“当然处理干部不是目的,而在于触动大家的灵魂,转变大家的理念,思想上与县里发展经济的思路高度统一,团结一致才能促进步,”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问,“三滩镇的小方镇长来了没有?”

全场震惊,然后在上千双眼睛中方晟站起身,大声道:“报告,我是三滩镇方晟!”

韩书记摆摆手示意方晟坐下,继续说:“小方同志原来是大学生村官,后来在经发办工作,为什么破格提拔?因为他真正做到扎根村组跟老百姓打成一片,真正用心思考企业扭亏为盈方案而不是简单地应付工作,能够独立提出自己的思路而不是当领导的跟屁虫,敢于出谋划策解决当前乡镇企业面临的困境,这样的人材为什么不破格提拔?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材,我劝在座各位在平时工作中都应该擦亮眼睛,勇当伯乐,这样才能广揽人材,为黄海县经济发展提供强大的推助力!”

关键词: 官场争锋  


标签大全

体内 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女主阴道一直有东西的肉文 书屋小说 超H高H肉H se情 冷酷王爷多事妃 强势锁婚 一天日了8次还痒 插美女 色即是空2国语 碧咸 满肚子浓精涨走路调教 扶着腰坐好深不要 痴汉电车下载 女教师堕落 性交故事 五十多岁的浪女人口述 4p经历 第一百三十六章 开花苞 粉嫩美軳人人体 中国男子在日被捕 宝贝好紧好爽 高H 163性爱网 校花被黑社会轮的 手机国语自产在线 教室不要好痛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好大好软乳汁好甜—比较污的看了会湿的污文段 短乱俗小说500篇 乱肉怀孕系列小说 陪读发生了性关系 10亿韩元 迷晕下药让美女听你摆布 夫妻交换游戏 厨房切底征服—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 征服了高贵的美熟妇局长 腐文再往里含一点 新来的老师BD 被各种工具调教花蒂 五个校花在我胯下娇喘 躺床上丝袜老阿姨 啊老公你下面好硬啊啊快点 娇艳少妇 里面一动一动的好会吸啊 抵住她的腰释放精华 女主中了媚毒和暗卫肉高 空手指莲蓬乳 杨小落的便宜奶 把朋友妈睡了 萧敬腾模仿周杰伦 金瓶风月迅雷下载 乡村乱情第二部第十五章 不要塞了塞不下虐文 暴力强开小嫩苞小说 餐桌上塞东西h 我早就想在厨房要你了 疯狂的缠绵全文阅读 口述做爱细节 那模样真是放荡极了 自女的慰流出透明液体 老婆被别人群干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公息系列小玲28章 我和黑人在宾馆3p 肛交小说 美国女子展示肛门纹身 九眼桥事件 野外求生主持人惨死 猫和老鼠22集灵异事件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欧美视频无砖专区一中文字目 吵完架男朋友就硬上我 宝贝慢慢来 做爱美少妇 把腿张开叔叔要进入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总 我是你的小小狗txt 成年动漫3d无尽视频不卡 乖宝贝把葡萄从下面一个个挤 好深插好大啊 大连首富 郑子豪张碧晨 岳你夹得好紧好爽 强奸丝袜 童星郑多彬 厉爵风顾小艾抱着做 雨朵儿 帝国总裁的冲喜新娘 毒步天下之八岁毒后 高肉失禁尿出来abo 公交车上的性 胶衣束缚 爸爸插我里面了 牛奶蛇 乖趴下乖把腿张开的3p 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意思 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 飞机失事后艳遇 a计划续集国语 别涨了好涨好疼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义父求你温柔一漫画 更多…

© 2019-2020 -版权所有 59短文_59duanwen.com